富二代app破解版在线播放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言洛希失魂落魄的走出办公室,被人一把拽进安全通道,耳边传来女人压抑的质问声,“言洛希,答应陪他出席宴会了?”

言洛希神情恍惚,没有回答李智媛的问题。

李智媛气得抓着她的肩膀直摇晃,“言洛希,到底要不要脸,他是我的男人!”

言洛希一把推开她,厌恶的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把他当金宝贝,就好好看着,不要有事没事跑我跟前来恶心我。”

“我恶心?”李智媛鼻子都气歪了,“要不勾着我的男人不放,我会来找麻烦?”

“抢了别人的东西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们李家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言洛希眸色清冷的看着她,眼底藏着深重的戾气。

李智媛双手抱胸,似乎被她的话激怒,一双眼睛里满是愤怒的火焰。

“言洛希,我听我妈说,妈和野男人跑了。看,连妈都不要,难怪昭然也不要。”李智媛洋洋得意道。

言洛希心口掠过一抹尖锐的痛楚,她神情冷酷的盯着李智媛,“有种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被那个女人抛弃,是她这一生的忌讳与痛处。所以听到陆昭然说那个女人回来了,她才会跟丢了魂儿似的。

李智媛被她骇人的气势给吓住,她撇了撇嘴,嘴硬道:“本来就是。”

可爱少女户外写真

言洛希懒得和她废话,在她眼里,李智媛充其量不过是跳梁小丑。她转身拉开安全通道的门,身后传来李智媛威胁的声音。

“言洛希,要敢和昭然出席明晚的慈善晚宴,我一定会让后悔!”

言洛希的动作顿了顿,最后还是拉开门出去了。

离开恒星娱乐,她沿着马路往前走。外面艳阳高照,她却感觉自己走进了数九寒天,骨子里都散发着寒气。

她一直想问问那个女人,当年为什么不带她走,为什么要抛弃她?

车道上车水马龙,一辆黑色宾利慕尚缓缓往前驶去,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周北不经意朝窗外看了一眼,看到顶着烈日在马路边走的言洛希,他还以为自己眼花。

“七爷,那是太太吗?”

厉夜祈合上手里的文件,偏头看向窗外,那丢了魂儿的小女人,可不是他正在剧组拍戏的小妻子?

“停车!”

车子停稳,厉夜祈开门下车。

艳阳下,他身形高大挺拔,大步走向失魂落魄的女人,挡住她的去路,“怎么不在剧组拍戏?”

言洛希回神,抬头望着他,神情有着说不出来的迷茫与悲伤,“怎么在这里?”

厉夜祈黑眸静静的看着她,言洛希目光一错,便看见停在路边闪烁着警示灯的黑色宾利,她顿时明白,他可能在车上看见她了。

她淡淡的笑了笑,“我捂得这么严实,都把我认出来了,看来下次出门还得再戴上墨镜。”

厉夜祈见她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他道:“不热么?”

“热啊,可是没办法,我是公众人物。”言洛希还是在笑,仿佛只有笑才能武装自己,不被他人看穿她的脆弱。

厉夜祈抬手,扯了扯她的口罩,棉质的手感还不错,他道:“这条路连鬼都没有,谁能认出是公众人物?”

“不就认出来了?”

厉夜祈嘴唇动了动,看着她脸上越来越假的笑意,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车边带,“外面热,先上车再说。”

言洛希被他拉上了车,直到车子再度启动,她才回过神来,“我们现在要去哪儿,我要去剧组拍戏。”

“天这么热,身上过敏还没好利索,今天先回去休息。郑叔,去半山别墅。”厉夜祈霸道的替她做了决定。

言洛希不满道:“喂,不能这么霸道,我再耽误就赶不上进度了。”

厉夜祈偏头看着她,冷峻内敛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想让我打电话给许渊停工?”

“别,我回去休息还不成吗?”言洛希认怂,谁让他是大资本家,他有钱,她那点小钱可耗不起,折腾不了几天就没了。

厉夜祈:“乖。”

前面的周北听到这个字,嘴角抽搐了一下。

曾经战无不胜的七爷,除了哄梅梅用过这个字,可没再哄过别人。

言洛希磨了磨牙,她索性偏头看着窗外,神情逐渐迷茫起来。

厉夜祈看了她一眼,不说话的她,脆弱得就像一个瓷娃娃。那么热的天,她一个人在街上走,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正常人都不会这样。

然而,他就在她身边,却不是她可以倾诉之人。

心情莫名有些烦躁,他伸手覆盖在她手背上,将她的手抓过来,搁在腿上,温声道:“在想什么?”

言洛希回了回神,冲他微微一笑,“想我的戏什么时候能拍完,厉大爷,再这么耽误下去,说不定明年都拍不出来。”

她语气里有着小小的埋怨。

厉夜祈望进她眼底深处,那里堆积着他看不懂的暗芒,“不打算和我说说,为什么一个人在街上走?”

“哦,补钙啊。”

“41度的高温,确定不是在烤乳猪?”厉夜祈的眼眸暗了下来,声音里也多了不易察觉的烦躁。

言洛希倒是反应得快,她恶狠狠的瞪着他,“骂谁是猪,才是猪。”

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周北与郑叔都恨不得消失,还从来没有人敢骂七爷是猪,这位新夫人胆子倒是不小啊。

厉夜祈不怒反笑,“我是猪的话,那岂不是母猪?”

母猪?

言洛希忽然想起年幼时家里喂的母猪,那黑乎乎的肚子下面全是奶,然后脑海里闪过厉夜祈趴在她胸口的那一幕,她的脸莫名其妙的烫了起来。

厉夜祈抓着她的手,手指轻轻挠着她的手背,看见她莫名红了脸,他气定神闲道:“小母猪,什么时候给我生一窝小猪仔?”

如此荤素不忌的话题,落在前排的郑叔与周北耳朵里,车身晃了晃。

周北更是觉得辣耳朵,七爷什么时候学会调情了?

厉夜祈漆黑的眼睛望过去,郑叔连忙稳住方向盘,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厉夜祈收回目光,落在旁边的女人身上,捏了捏她的手背,“说话!”

PS:下更一点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