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破解版无限下载成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乐正弘愣了一下说道:“那为什么不愿意加盟自己的公司,反而要替别人打工?明明知道罗东在追求,还非要待在他的公司?”

关馨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这小心眼里打的什么小九九,虽说爱情是自私的,可一个大男人别总是患得患失,该是的就是的,不该是的也别强求,难道就不能豁达一点?罗东追求我是他的事,答应不答应是我的事,整天瞎操的什么心?”

乐正弘哼哼道:“正应为我过去太豁达了,姐才给我戴了这么多绿帽子。”

关馨凑近乐正弘小声说道:“没有哪个男人的绿帽子是女人替他戴上的,严格说起来都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女人可以背叛男人,但如果男人不愿意,谁也不可能给他戴绿帽子。”

乐正弘皱着眉头一脸茫然的神情,说实话,他对关馨这一番似是而非的话听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有敷衍自己的嫌疑,可又抓不到把柄,只好硬着头皮嘟囔道:“我这是最后一次说这些话,今后不会再说了。”

关馨一听乐正弘好像有放弃自己的意思,反而有点着急了,恨声道:“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啊,老是钻牛角尖。”

顿了一下,又缓和了语气安慰似地说道:“虽然在南安县差点丢了性命,但我心里却当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另外,开公司还给我股份,证明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都看在眼里呢,可我们认识时间并不长,彼此都需要进一步了解,为什么就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爱上呢,这么苦苦相逼,我怀疑是不是只想得到我的身子。”

乐正弘听了关馨这几句轻风细雨般的话,内心的煎熬似乎得到了抚慰,并且觉得自己确实在这件事上过于纠结了,反而给人一种小心眼的感觉。

同时,他也意识到,要想让关馨爱上自己,并且死心塌地地嫁给自己,光靠一张嘴肯定没用,必须要有所行动,否则纠缠过多反而最终会让她对自己感到厌倦。

也许,自己在感情问题上确实还不够豁达,就像关馨说的那样,该是的怎么也跑不掉,不该是的强求也没用,就像关璐一样,也许,命中注定她就不是属于自己的女人。

麻花辫纯净少女蕾丝薄纱长裙漫步山间唯美写真图片

想到这里,乐正弘怏怏说道:“好吧,我就如所愿,会发现,我不仅是个有担当、有情有义的男人,还是一个有着坚定意志力的男人。”

关馨哼了一声道:“怎么证明?”

乐正弘往床上一躺,掀开被单的一角,厚着脸皮说道:“睡进来,看我今晚会不会碰一下?”

关馨涨红了脸,急忙跳下床去,嗔道:“鬼才上的当。哼,已经给过甜头了,别得寸进尺。”

说着,美目一转,晕着脸说道:“不过,最近表现不错,看在出生入死的份上,给一点小小的奖励。”

乐正弘心中一动,似笑非笑地问道:“什么奖励?”

关馨犹豫了好一阵,红着脸扭扭捏捏地说道:“闭上眼睛,如果敢睁开的话我马上就改变主意。”

看着关馨一副娇羞无限的样子,乐正弘顿时心痒难搔,一颗心忍不住怦怦乱跳,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对即将得到的礼物充满了期待,马上就紧紧闭上了眼睛,哪里还敢偷看。

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乐正弘竖起耳朵,仿佛听见轻微的响动,感觉到关馨慢慢靠近了他,甚至能听见她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忽然,浑身微微一颤,觉得自己嘴唇上就像是覆上了一根轻柔的羽毛,温润的无法用语言来兄容。

顿时激动的浑身都躁动起来,正想伸出舌头试探一下,没想到嘴唇上的羽毛就像是被风吹走了一样,急忙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关馨匆匆逃出卧室的身影,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害死人的小妖精。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家人都起的比平时晚,乐正弘起来的时候看见母亲已经穿戴整齐好像要出门,于是问道:“妈,今天还上班吗?”

说着话,忽然发现母亲穿的可不是平时上班的衣服,而是一套很少见她穿过的时髦套装,很显然,还经过了刻意打扮,似乎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不少,惊讶道:“怎么?这是要出去约会?”

周钰白了儿子一眼,嗔道:“哪有大清早出去约会的?我要先去医院看一下,中午确实有个饭局。”

“怎么?又是哪个大老板请吃饭啊,该不会是罗继伟吧?”乐正弘问道。

周钰晕红了脸,嗔道:“管那么多干什么?”

乐正弘急忙说道:“我不管是谁的饭局,反正晚上一定要抽出时间,说不定戴安南的母亲要见呢。”

周钰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把将儿子拽到了卧室,小声说道:“给我老实交代,和这个戴安南是什么关系?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拉我做挡箭牌?是不是怕关馨怀疑?”

乐正弘涨红了脸,他本来就不善于在母亲面前撒谎,并且这件事有可能迟早要败露,谁知道那个视频会不会被公开,所以,提前让母亲知道未必是坏事,起码到时候可以替自己出出主意。

这样一想,有点尴尬地说道:“妈,我也不是故意的。”

周钰哼了一声道:“这是什么话?难道这种事还有故意不故意的说法?”

乐正弘辩解道:“我并没有打算跟她那样,可那天晚上鬼迷心窍……”

周钰在乐正弘的耳朵上揪了一把,嗔道:“我就知道跟她没这么简单,要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怎么会给投资这么一大笔钱,这么说已经把她睡了?”

乐正弘红着脸点点头说道:“跟想像的不一样,我们只是那种一夜情的关系,今后就是朋友关系?实际上她本人也没有多想,反正就是在特殊环境下发生的特殊关系。”

周钰盯着儿子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可她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就跟上床,这女人是不是也太轻浮了?该不会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吧?”

乐正弘听了母亲的话心里反倒有点替戴安南打抱不平,心想,母亲怎么就不反过来想想,自己儿子这么轻易和一个女人上床难道就正经了?也许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总是纵容自己儿子放火,却去质疑女人点灯呢。

“妈,什么年代了,现在的女人都不在乎这种事了,难道没看电视上那个相亲节目吗?主持人公开支持婚前试睡呢,只要是处女,他都会冷嘲热讽一番。”乐正弘只能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

没想到周钰哼了一声道:“那是什么狗屁主持人?他说别人当然轻巧了,假如是换做自己的女儿老婆,我不信他还这么大方。”

乐正弘说道:“妈,忠诚只是存在于婚姻之中,婚前的事情谁能管得着啊,我就不信正璇和关馨在大学里没有过男朋友,难道他们都是不正经的女人?”

周钰骂道:“这兔崽子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妹妹跟男人乱搞?”

乐正弘一听,急忙摆摆手说道:“可别理解歪了,我只是说现在的女孩碰见喜欢的男人就有可能一起上床,但和婚姻不一定有关系,她们可不像思想这么保守。”

周钰气哼哼地说道:“别人家的孩子我管不着,我的女儿绝对不会这样,不过,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正璇最近和那个罗西来往密切,我可要先给她敲敲警钟。”

乐正弘有点哭笑不得地说道:“妈,就别瞎掺和了,妹妹又不是小孩子了,就让她自己做一回主吧。”

周钰斜睨着乐正弘质问道:“怎么?听的口气好像是嫌我以前对管的太多,没有让自己做主吗?”

乐正弘有点气结,无奈地笑道:“妈,这大清早的,的想象力怎么就这么丰富呢,哎呀,我要去洗漱了,等一会儿还要出门呢。”

周钰一把拉住儿子,嗔道:“急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乐正弘干脆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那里,说道:“好好,有什么话尽管说。”

周钰也一屁股坐在床上,小声道:“这个戴安南在住院那几天每天都打电话来询问的情况,可见她对还是挺关心的。

也许并不像说的那样想得开,女人的想法还是不太了解,也许她表面上不在意,可心里面有另外的想法呢,我就不信一个女人会为了几秒钟快感随随便便跟男人上床,起码她是喜欢的。”

乐正弘说道:“起码她不讨厌我,要不然也不会发生那种事了,但她确实没有跟我发展进一步关系的意思,我们的性格相差太大了。”

周钰嗔道:“小子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昨晚也看见了,关馨一听和一个女人合作,并且对方出了这么一大笔钱,马上就怀疑跟这个女人不一般,到时候怎么解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