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health视频破解版下载

   慌乱的看着齐言,聂瑶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猜我要干什么?”男人忽然压低了声音,朝聂瑶凑了过来。

   聂瑶连忙避开他冰凉的唇角,“你,你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了,才不跟你胡来。”

   “我要是偏要胡来呢?”

   “你敢胡来信不信我不理你,齐言,我说真的,我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你最好别惹我不高兴。”看到齐言抱着自己往床走近,聂瑶激动的大叫起来。

   齐言忽然停下脚步,警告她:“你再叫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你,你放我下来。”聂瑶大声说道。

   “不放。”

   “放我下来。”

   “说不放就是不放。”

   聂瑶快要被齐言气炸了,扑过去就要咬齐言。

   “你敢咬我一口我就咬你两口。”就在聂瑶准备用力的时候齐言忽然开了口。

   一个人的寂静性感

   聂瑶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了齐言数十秒,愣是不敢咬他。

   “笨蛋。”齐言笑着咬了一口聂瑶的小脸,直接把聂瑶放在床上。

   她翻了一个身,看到睡在一旁的小宝时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原来你把小宝安置在这个房间,刚才还故意吓我!”

   “我什么时候吓你了?”齐言笑着反问,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僵硬有力的双臂环住聂瑶纤细的腰肢。

   聂瑶咬了一口他的胸肌,哼道:“我还以为某些人兽性大发,吓死宝宝了。”

   “嗤”

   齐言笑出声来,手指挑起小女人的下巴,道:“兽性大发?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对你做些什么?”

   “哪有!我会希望你对我做什么啊?”聂瑶打开齐言的手。

   齐言笑着说道:“比如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可描述的事情……

   聂瑶脸颊泛红,飞快的瞪了齐言一眼,哼道:“才没有呢,我要睡觉,我累了。”

   “好,一起睡觉。”齐言抱着聂瑶入睡,这段时间他睡觉基本都是把小宝抱在怀里,好久没有抱着聂瑶睡觉了,所以当齐言一触碰到聂瑶的身子整颗心都融化了,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唇,无声的说了一句晚安。

   聂瑶并未睁开眼,只是下意识的往齐言怀中钻了钻,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了过去。

   才刚刚睡着佣人就来催他们起床,却没有人回应,想着他们昨天连夜赶回本家又一宿没睡,女佣也不敢再提醒他们起来吃早餐。

   一直到了下午齐言才专醒,怀中的小女人还在睡觉,蜷缩着身子依偎在他怀里,身子娇小极了。

   齐言往后推了一下,又撞上一团暖呼呼的东西,才想起昨晚小宝睡在他身后。

   这个小家伙现在睡觉就爱抓着他不放,长久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可小宝的病还没好,十分害怕一个人的黑夜,放小宝一个人在客房睡觉,齐言害怕会让小宝的病情加重、可把小宝放在自己身边,齐言的幸福就没了。

   这个小坏蛋,什么时候才能好?

   要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还在,以后就能跟小宝一块睡觉了……

   想到那个流掉的孩子,齐言心里不大舒服,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走到走廊上抽了一支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