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Za1

“志铭哥他心甘情愿的,你也别妄自菲薄!”温禾冲她直翻白眼,最听不得钟浈总说配不配的那些傻话。

“志铭哥值得更好,比如馨萍那样的,他们两人更般配些,而且我跟志铭哥说了,馨萍接管雪茄俱乐部后需要他投资注资,他也同意了。”钟浈浅笑说明。

“啊?你去撮合志铭哥跟馨萍?”温禾怪叫,“你这人真是的!也不怕志铭哥伤心?!” “亲爱的,你听我说。”钟浈箍住温禾的头颈,把掏心窝子的话抖出来,“曾经沧海难为水,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我这心不会再爱别人了,也不想再为哪个男人心动,而这样的我硬要跟志铭哥在一

起,只会给他带来不幸!”

唉!温禾从心里长叹一声,她知道,她明白,闺蜜这话是没有错的!

“我们都别挣扎了,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这样自己的心里舒坦,别人也会过得好,何苦都困在不会转圆的死胡同里?”钟浈说完,放开温禾,掀起被子躺倒再盖上。

温禾无奈地望着她,“你拿我来当挡箭牌,封北辰不得暗地里诅咒我。”

“你是女金刚,不怕被谁诅咒的。”钟浈对她笑笑,然后闭上眼睛。

“喂,你就不关心关心我跟桂先生谈合作谈得怎样?”温禾嘟嘴撒娇地说。

“以你的聪明才智,我不怕你搞不定桂先生,所以,绝没有半点问题,你俩一定合作愉快。”钟浈不为所动的侧翻身背对她。

温禾冲她的后背呲呲牙,还真被她估算到了,桂礼江并非难相处的人,他俩只谈了一个多小时,基本上就找到共识了……

封北辰一个人在钟浈的房间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日系和服樱花少女居酒屋唯美写真

四周静悄悄的,就是没有半点钟浈要回来的迹象。

前途未卜,最是悬心呐!

钟浈的那句“表姐妹俩同争一夫”,总在他耳边莫名回响,不,应该是总是扎着他的心脏才对!

看来,渣男的标签是甩也甩不掉的了。

但是他不甘心就此承认自己便是渣男!

因为他自问对安然的那份感情已用尽力守护,奈何最后事与愿违,事情犹如失控的马车,完超出他的想象范围,到达了他想也想不到的境地去!

情已逝,那份爱意再也不堪回首。

他晃晃脑子,拉回飘过的思绪,干脆坐起身,抄过手机看看时间,还没到12点!

不行,得好好的布棋,把这盘棋局拿下,否则他会盘皆输!

果断打电话给向明,那边响了三四下才接起,他不顾一切的问道,“阿明,安然今天有没有跟君燕请假?”

“没有!”向明很肯定的回应。

“君燕在你身边吗?在的话你跟她一起听。”封北辰问道。

“她在,你等等。”向明将通话设为免提状态,“你请说,我俩都听着。”

封北辰开始将安然和安瑞闯到钟浈家里来认亲的事一五一十详述给他俩听。

张君燕听完,马上问,“那两兄妹是从哪得知钟浈跟他们有血缘关系的?”

“他们对于这点有些含糊其词,只说是觉得钟浈和她外公跟他们的妈妈长得像,就产生了怀疑,于是拿到钟浈的水杯去做dna鉴定!”封北辰解释道。

“安然知道钟浈跟她长得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会忽然间产生怀疑了呢?我认为这其中有猫腻,另外,他们应该是拿着鉴定书正本来认亲才对,却拿个副本来,这里面也疑点重重!”向明分析说。

“对!这个地方很说不通!”封北辰对他的话予以肯定。

“封总,要不,我明天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联系安然,尽量跟她套近乎,看能不能从她嘴里挖到有利的东西出来。”张君燕自告奋勇地提出要做卧底。

“我觉得可行。”向明同意张君燕的做法。

Tagged